关灯
护眼
    胡娇儿冷笑连连:“你都说我是女子了,胜之不武又怎样?再说你,既然你觉得男人本就高人一等,却要与我比试,这本身就很有问题。

    方子奇被反驳的哑口无言,连连唏嘘:“果然,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龟型妖兽的命运,在三派弟子齐齐出动的那一瞬间便已决定了一半,苏颜的再一次出手彻底葬送了它仅有的生机。

    此刻的它,面对三派弟子的攻击,毫无还手之力,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而这一切的根源,却在于杨开那气势磅礴的一拳。正是那一拳,激起了三派弟子的斗志,让他们有了勇气与这等庞然大物战斗。

    胡媚儿正在帮他包扎,那右臂上,血管爆裂,一直颤抖不已。

    杨开万万没想到星痕施展出来的威力竟如此强大,强大到自己根本无法掌控,那一拳打出之后,自己的身体更是直接麻痹,动都动不了。

    如果不然,他哪会象标枪一样杵在这里?直到此刻,身体的麻痹感才减缓许多,浑身的巨疼也随之传来。

    目光注视着那几百弟子的战斗,杨开并没有发现解红尘神色的狰狞。

    自杨开那一拳爆发出来之后,他就一直呆立在天空中,仿佛失去了神智。直到不久前他才终于清醒过来。

    他知道,杨开在这传承洞天内定是获得了什么不得了的奇遇,否则以他的实力,根本爆发不出那样的一拳。

    那可是让六阶顶峰妖兽都重创的一拳!

    不能再让他成长下去了,再让他成长下去,自己不但得不到苏颜,甚至连本身都有危机!

    一念至此解红尘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冲下方的一个人打了个眼神。

    这个人是聂咏!

    他和蓝初蝶一样,都在刚才的战斗中受了伤,此刻正在杨开背后不远处恢复。

    聂咏现在也是五味交杂,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他与杨开共处过好几天,一直对其言语不善,处处刁难,后来更是带人追杀过他。

    但当时并没有找到杨开的藏身之处,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不过杨开的存在却依然让他如鲠在喉,如芒刺背。

    他还记得十几天前杨开逃跑的时候说过的那一句话。

    只是十几天不见,杨开竟然变得强大如斯!聂咏几乎吓傻掉了,那一拳要是轰在自己身上,自己怕是得粉身碎骨。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大家的目光都盯在那妖兽身上,暂时无暇他顾,等会妖兽死了之后自己该如何面对杨开的怒火?

    正焦急间,聂咏看到了天上的解红尘正在对自己使眼色。

    他看清了解师兄的意思,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但旋即,聂咏的眼神便阴冷了下来。是的,自己若想活,就唯有把杨开给干掉!否则他必定会找自己报仇!而且解师兄也要自己这么做就算自己杀了杨开,有解师兄一力袒护的话,自己肯定会平安无事的。

    杨开那一拳带来的威慑,让聂咏没办法冷静思考,唯有将希望寄托在解红尘身上。

    缓缓地站起了身,聂咏一步步地朝杨开走了过去。

    面对这样的危机,杨开仿佛丝毫不知仍然站在原地没动。

    聂咏的步伐加快许多现在杨开身边只有一个血战帮的胡媚儿,只要自己出手够快,必定能将他击杀。

    至于杀了他之后的事情,已不在聂咏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基本上所有人的心神和目光此刻都被那龟型妖兽牵引没人注意到聂咏的动作,唯独一人例外。

    那便是蓝初蝶。

    自杨开横空杀出救下苏颜,再一拳重创了这龟型妖兽之后,蓝初蝶的心中就一阵阵的酸涩和懊恼。

    她没想到十几日前还跟在自己身后,对自己惟命是从的这个师弟此刻竟能展现出这样的雄风。若早知道的话,若早知道的话……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原本可以拥有一块美玉,但却把它当成石头给丢弃了。这种得与失的落差,让蓝初蝶后悔万分。

    别人都在看三派弟子与妖兽大战,她却一直在看着杨开的背影,那个背影让人目眩神驰。解红尘之流与他比较起来,宛若云泥之别。

    这次的祸事可以说是解红尘引出来的,但最后却是这个人化解的,这番一比较,高下立判。

    聂咏的动作很快便引起了蓝初蝶的注意,她开始并没有想太多,只以为聂咏恢复的差不多要上去参战,可看了一会之后发现并非如此,聂咏的目标竟是站在那里的杨开。而且在行走间,聂咏身上也传出了若有若无的元气波动。

    蓝初蝶是个聪慧的女子,立马便明白聂咏到底想干什么了,正欲提醒杨开一声,话还没喊出口,她就突然看到站在那里的杨开猛地扭过头,用一种戏谑的眼神朝聂咏望了过去。

    他在笑,笑的很邪气,露出几颗白牙。